当前位置:澳门赌博网站—澳门网上博彩—现金博彩—博彩官网——绥生网 > 经济之声 >

解禁后还可以继续直播球赛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9-06 阅读: 转至微博:

  近日,全国“扫黄打非”办等六部门下发《关于加强网络直播服务管理工作通知》,强调要落实用户实名制度,加强网络主播管理,建立主播黑名单制度……有人认为,网络直播的严监管时代已经到来。
 
  半岛记者调查发现,仍有平台尚未落实直播实名制相关规定,仅凭手机号就能注册成为主播,有些直播平台仍充斥着低俗的内容,此外,很多实行实名制的直播平台存在不同程度上的侵权现象。
 
  从2016年开始,国家相关部门就密集出台政策对网络直播进行规范,监管取得很大成效,不良直播内容得到遏制,但打法律擦边球以及触及法律红线的直播仍然存在。专家认为,对网络直播的监管关键在于规定的落实,此外还需多方合力营造良好的网络直播环境。
 
  9月4日,记者先下载了拥有较多用户量的YY直播App。进入直播软件的主界面点击中间的直播按钮,在页面提示下完成输入手机号和验证码手机号绑定步骤后,记者顺利打开了“开启直播”的页面,随后按照指示步骤选完直播封面与标题,直播就开始了。
 
  记者在南京路随意选择几处场景进行直播。试播10分钟后,即使在原有的直播页面中存在标题不完善,直播画面简单等诸多问题,也没有影响直播观看人数的增加。10分钟里,页面显示直播观看人数达到近200人次。
 
  试播结束后,记者关闭直播页面时,YY直播系统自动出现一个分享按钮,点击该按钮后,页面提示可将直播视频分享至微信、微博、QQ。记者根据提示进行操作后发现,自己朋友圈里的好友点开分享的直播链接后,就可以看到刚刚直播的内容。
 
  随后,记者用手机下载了舞魅直播、妖娆直播、葡萄直播等几个带有“深夜”“私密”“真人”字眼的直播平台,发现这些直播平台的资格审查方式大同小异,如果想要成为这些直播平台中的主播,进行几个简单的操作步骤就可以帮助用户轻松实现。
 
  打开舞魅直播软件,记者用自己的QQ号进行了注册和登录。打开主界面后,记者点击直播按钮,舞魅直播便弹出一个页面框,页面中间写着“绑定手机号进行实名认证,让账号安全”的字眼,下面给出用户“暂不绑定”和“绑定”两个选择。记者选择“暂不绑定”后,也顺利地打开了直播页面。
 
  在舞魅直播首页中,记者发现首页中主推的主播大多浓妆艳抹,衣着暴露。随机点开一个直播房间,在直播页面的弹幕中充斥着大量低俗内容。记者在该直播房间内停留了大约10分钟,发现主播粉丝量从5176涨到6199,记者离开房间时,粉丝数还在持续增长。
 
  对此,记者尝试联系两家直播平台。YY直播的开发公司广州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通过该公司邮箱联系,也未收到回复。记者查询到舞魅直播软件所属的深圳润美鑫科技有限公司,在拨打了该公司官网上留下的电话,结果发现是空号。
 
  “各位老铁,咱们的直播随时有可能被封,且看且珍惜吧。”这是9月3日凌晨1点左右,一位名为“漂亮足球”的主播在龙珠直播平台上对观看者说的话。说完这句话不到5分钟,他的直播就被平台查封。
 
  在青岛工作的小张就是这场直播的观看者之一。北京时间9月3日0:30,西甲第4轮巴萨VS韦斯卡比赛,不过小张在打开有转播权的视频App后却发现,即便在等90秒的广告后也无法正常观看。原来本场比赛属于会员专享场次,非会员无法观看。
 
  小张告诉记者,如果在拥有版权的视频App上观看,购买单场比赛需要付12元,充值一个月的会员也需要40元。在听网友说龙珠直播能免费看直播后,自己就选择了后者。
 
  小张说,在比赛进行半个小时后,该平台上7个直播本场比赛的房间陆续被封,而自己屏幕上显示着7个字:该直播不能观看。最终,自己也放弃了观看比赛。
 
  一位主播向记者透露,如果有人举报给直播间超级管理员可能会关闭当前直播,没有人向平台举报就没问题,按照平台规定,直播体育比赛属于一般违规行为,禁封该主播房间1至3日,解禁后还可以继续直播球赛。
 
  9月4日上午,半岛记者在龙珠直播的综合足球频道内看到,有近60个房间在直播各类足球比赛,最多一场比赛观看人数超过8万人。不仅包括英超、西甲等主流联赛的回放,还有阿根廷甲级联赛、瑞典足球超级联赛等小众的联赛直播,而这些主播均没有这些联赛的转播权,比赛可以在平台上正常播放。
 
  随后,记者联系该平台所属的上海聚力技术传媒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可将问题发至公司邮箱。记者将龙珠直播侵权的问题以邮件形式发送至公司邮箱,但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复。随后,记者将上述情况举报给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不仅是体育赛事,直播侵权的现象在游戏直播、影视剧播放以及音乐使用领域也同样存在。
 
  2016年被称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一部智能手机,人人都可以在摄像头前直播。中国互联网信息发布中心发布的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中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4.25亿。
 
  网络直播在成为风口的同时也乱象频出。直播飙车、吃灯泡、直播造娃娃……由于极低的入行门槛,吸引了大批草根主播加入。网络主播在利益的驱动下,为了吸粉、刷礼物赚钱,必须要搏出位,往往突破底线,网络直播平台因此成为侵权违法多发地。
 
  半岛记者梳理发现,为肃清直播行业乱象,从2016年开始,国家有关部门也是频频祭出重拳。
 
  2016年7月,文化部出台《文化部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首次明确了表演者为直接责任人,被列入名单的表演者将被全国禁演。
 
  2016年9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重申广电总局的有关规定,不符合相关条件的机构和个人不能从事直播服务。
 
  2016年11月4日,国家网信办发布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并于当年12月1日正式施行,首次提出实行“主播实名制登记”“黑名单制度”等措施,同时明确提出了“双资质”的要求。
 
  2016年12月12日,文化部印发《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对网络表演单位、表演者和表演内容进行了进一步的细致规定。
 
  2018年8月20日,六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加强网络直播服务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了行业监管中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应用商店等的各自责任,推动互联网企业严格履行主体责任。
 
  不过,在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看来,尽管这些新规定出台后直播行业有所好转,但不良直播仍然没有杜绝,打法律擦边球以及触犯法律红线的直播依然存在。
 
  “任何法律法规要落实,都应当是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但网络直播作为新兴产业,监管需要大量人力物力,而我国现阶段远远无法满足,并且从技术层面上也有所欠缺。”朱巍在接受半岛记者采访时说。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向半岛记者解释,8月20日的《通知》是六部门联合发布的,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强化对网络直播行业的监管,而这种监管以多部门联动的方式体现。对网络直播的管理涉及多个部门,各个部门充分运用各自的职责权限,才能起到联合管理的作用和效果,但具体还要看实施情况。
 
  朱巍表示,在2016年12月1日正式实施的《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2017年6月起实施的《网络安全法》等规定后,有关部门在2017年下半年对互联网直播行业进行整治。然而,相关部门在治理过程中发现,互联网直播行业也在不断发展,出现的一系列问题光靠平台自律是解决不了的。所以,现在要用他律的方式加强监管,而且要靠多部门联动去解决管平台,平台管主播。
 
  对于直播中的侵权问题,赵占领说:“网络直播行为带有即时性,它是实时发生的。事前很难去进行审核,只能说在直播的过程中,平台要加大审核的力度,比如人工加技术的方式,及时地发现侵权行为。此外,在侵权行为发生后,平台也要积极帮助权利人维权,挽回损失。”
 
  朱巍说,在网络直播实践中,法律边界是基本底线,首先要保证直播内容的合法性,禁止传播色情、暴力、教唆犯罪等违法内容。此外,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对于网络直播来说也尤为重要。不过,依靠主播自律和平台治理显然不现实,相关部门的监管也是不够的,还需要第三方监管以及群众举报等多方形成合力,去营造一个良好的网络直播氛围,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由于网络直播的特殊性,对直播平台及直播者专业素养的要求较高,直播内容生产还是要回归“正规军”。

关键词:

    推荐图文

    论坛热点